娱乐新闻

一个捷克美少女画师怎么就成为了日漫祖师爷?

时间:2022-07-02 01:3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火热进行中的东京奥运会,可以说是阿宅们的狂欢节,开幕式中高高举起的各个国家或地区名牌,统统运用了漫画中的气泡和速度线,显赫地放大了漫画的魅力,而在接下来的赛场,动漫彩蛋亦无处不在。 动漫符号大张旗鼓地登上奥运舞台,以其独特的表现吸引世界的目...

  火热进行中的东京奥运会,可以说是阿宅们的狂欢节,开幕式中高高举起的各个国家或地区名牌,统统运用了漫画中的气泡和速度线,显赫地放大了漫画的魅力,而在接下来的赛场,动漫“彩蛋”亦无处不在。

  动漫符号大张旗鼓地登上奥运舞台,以其独特的表现吸引世界的目光,这还是头一遭。

  日本漫画成为关注焦点,连带着这个人,也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,据说有机构正在筹备他新的作品大展。

  这让我想起,在2010-2019十年间,我曾数次在日本光顾他的展览,有一次还是几个城市的巡展,我踉踉跄跄地跟着跑了几个城市,发现场场火爆。

  也许,这说法未免夸张了些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位来自捷克的艺术家,以其高超的想象力和完美的艺术表现,对日本漫画家,尤其是少女漫画家,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深刻影响。

  穆夏的艺术展览向来是人气的保证,绝不输给任何当红的艺术家以及漫画家们。日本人对他可谓爱的深沉。

  今年12月,穆夏特展还会登陆台北,和日本的特展一样,有一个专门的展区,用来探讨他的绘画美学和当代漫画的关系。

  有人说,这一点恰是前几年穆夏的国内首展——广东省博物馆那次展览中所欠缺的。

  当年展览在广东省博物馆三楼举办,巧合的是,隔壁便是由我策展的《首届全国动漫美术作品展》。

  在几个月的展期内,我几乎天天转场,亲眼所见无数动漫爱好者蜂拥而至,他们用脚前往投票,竟然是冲着探究“穆夏绘画美学和漫画的关系”的,令我意想不到。

  只是,当时的主办方可能并未想到,动漫爱好者竟然成为观展主力军,在面对记者提问穆夏和动漫之间的关系时,承办方明显准备不足,场面一度有些尴尬。

  期待国内专业美术馆能有机会与穆夏基金会合作,再次把穆夏作品介绍到国内,并设专门特展,针对他对动漫美学所产生的影响这一块,搞一个学术梳理。

  很显然,国内美术界对这方面的关注其实远远不够,更多的只是把他和新艺术运动做了捆绑,却忽略了他对当今动漫和插画艺术的强大辐射力。

  你可能只是没听过他的名字,但他的画,或者模仿他风格的作品,无论国内外,你应该有见过类似的。

  抛开他晚年的《斯拉夫史诗》不讲,单看他流传最广的海报和插画作品,就会发现,好家伙!

  他的画,几乎清一色的鲜花美女,优美的线条勾勒出少女姣好的身姿,青春活力,甜美可人。

  这就是他的“流量密码”,毕竟谁不喜欢看“甜心美女”?这个道理放诸四海,横跨古今皆准。

  再仔细看看,你会注意到他的画作中,通常是背景,充满了各种装饰性的符号图案,还有必不可少的点缀用的花卉,它们构成了背景中优雅简约的几何图案,这就是他的个人特色。

  由于你占了历史便宜,这种风格在你看来可能美则美矣,但没什么稀奇的。但是在穆夏生活的那个年代,他独特的风格在当时可谓耳目一新。

  毕竟穆夏之前的欧洲,流行的设计审美可还是维多利亚式的繁复花哨,强调过分装饰,而穆夏的画作和之相比,是不是清爽舒适多了?

  犹如吹起了一阵清风,一扫夏日的沉闷。所以无意中,他成为了新艺术运动中的扛把子。

  穆夏画这么多美女,主要也是为了恰饭。他的发迹史,很多人应该都知道这段传奇了。

  1894年的圣诞夜,苦逼加班狗一个的穆夏临危受命,接到了巴黎当红名伶莎拉·伯恩哈特的加急订单,为她绘制了歌舞剧《吉斯蒙妲》的宣传海报,从此一炮而红。

  不过现实中,身为甲方的莎拉怎么会做如此高风险的赌博行为,何况当时的穆夏都还没什么名气。

  当年莎拉其实找了不少画家为她设计海报的,穆夏是其中之一,不同的是他赢得了比稿。

  穆夏对女人简直不要太懂,全画开启“照骗”美颜功能,瘦脸磨皮,长腿瘦身外加仙女滤镜,女人直接变女神,古典优雅,气质翻倍。

  难怪这次合作之后,穆夏直接拿下了人生第一笔大单,成为了莎拉的御用海报师,兼舞美和服装设计。

  在那个年代,有穆夏这样一个“人肉美颜相机”,对宣传来说,确实省心省力 。

  以莎拉当年的名气,穆夏为她画海报,这就好比一堆摄影师抢着给范冰冰拍照,最后上杂志封面的只有陈漫拍的那张,还因此成为了她的御用摄影师,那自然吃瓜群众都会知道这号人物。所以穆夏的火,并不是意外,而是顺利成章。

  看到穆夏的画作受市场欢迎,资本嗅到了苗头。许多广告商开始找到穆夏,让他如法炮制画更多的美少女,为商品做宣传海报和包装。

  穆夏画了许多不同主题的美人画,在当时风靡欧洲,远至大洋对面的美国。他的商业设计风格也被称为是“穆夏风”,时至今日,模仿者依旧无数。

  要我说,穆夏搞不好是最早的“拟人”画师,现在的什么宝石拟人,季节拟人,万物皆可拟,这套路100多年前的穆夏早玩过了。只不过他拟的都是美少女,放到现在,妥妥地宅男心中的大触。

  长久以来,西方绘画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强调明暗刻画,偏重写实的造型和空间感,和东方绘画追求平面简洁的线描艺术迥异。

  闭关锁国的日本被欧洲列强打开了国门,随着对外贸易活动的频繁,日本的浮世绘通过一张张包装纸为西方所熟知。

  浮世绘对追求写实的西方人来说,造成的审美冲击是空前绝后的,直接掀起了欧洲的“和风热”,长达30年之久。

  △本在日本走向没落的浮世绘,被当作废纸或包装纸混迹于对外贸易的集装箱里,最后在西方绘画中“死而复生”

  与我们更接近的是后印象派大师劳特累克的作品,他干脆就直接放弃了透视法,大胆使用线描和平涂技法进行创作,他的版画海报已经颇有现代设计的风范。

  后来,西方美术史管这段审美变革称为“日本主义”(Japonism),用来形容它对西方绘画的影响。

  穆夏成长和学习的年代,整个欧洲都浸淫在“和风热”的大环境中,他的作品与前面所述之印象派,有着明显的启承关系。

  有了这层背景,我们再看穆夏的美人画时,就能看到穆夏与前相比,简直是勾线达人。

  在处理人物时,线条的使用那叫一个顺滑,人物整体轮廓加以粗线区分背景,内部的细节用细线刻画,该空的地方空,该密的地方密,主次分明。

  穆夏把刻画的重点都放在人物的五官上,但又不是全然照搬模特和现实,而是在此基础上进行美化和简化。

  繁复的发型也被他简化为各种飞扬的曲线,和平涂的大色调。这种表现方式在当时还被嘲笑为“意大利面”。

  △ 穆夏对头发的处理非常简练,仅仅通过线条来呈现发丝的轻盈感,很像“意大利面”

  现在这些表现手法已经悄然融入到现代漫画的创作技法中,以至于不会有人感到有什么奇怪之处。

  再来说说设色,当时的海报都是通过石版画印制的,这种形式要求色彩精炼概括。

  穆夏的画作色彩层次非常简洁,绝大部分都是平涂,只是通过色彩和图案的巧妙搭配,来达到视觉上的华丽效果。

  想想看,这对于很多都是自学入门的漫画家来说,是不是最快最简单的上手方式。

  更不用说穆夏的构图和装饰花纹了,已经日漫和插画构图标准的“抄袭”模板了。区别只是在于有的人抄到了皮相,有的抄到了骨。

  可以说光凭他一己之力,造福了广大的动漫创作者,所以日本人对穆夏的接纳程度非常高。

  浮世绘改变了西方,影响了穆夏的创作,反过来穆夏的美学又被日本动漫所吸收并用。

  仿佛是一个不断升级的闭环一般,如今日本的动漫文化在欧洲风靡,也被有些人称其为“现代的日本主义”。

  △ 被抄得最多的是穆夏经典的Q型构图,塔罗牌的设计灵感也是来自于穆夏的画

  今天,穆夏对漫画的辐射,早就不在局限于日本,只是日漫我们关注比较多,所以更为明显。

  穆夏活着的时候,虽然是一名成功的商业插画家,但他的作品和艺术成就却因为这层身份,而被严重低估。

  他一直渴望得到主流艺术对他的认可,晚年干脆画起了油画《斯拉夫史诗》系列,但也没能如其所愿获得成功。

  有趣的是,多年以后,让他重新回到大众视野的,还是最初让他成名的商业海报。

  “艺术不仅仅是让精英欣赏,而是让所有普通人都去欣赏。他的海报作品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美。”